社團法人中華小腦萎縮症病友協會-復健娛樂化樂團
團員介紹
首頁    |    北區原野非洲鼓
 
 
施桂惠

小腦萎縮症目前沒有根治藥物,只有持續的復健才能漸緩肢體協調能力的退化,但復健是一件辛苦又無趣的事情,為了讓病友能夠保持復健的動力,所以實驗性的開辦非洲鼓課程。打非洲鼓是直接以手掌拍鼓,當我們徒手拍打鼓面時,會刺激手掌內部的穴道、神經,讓全身的血液循環更為暢通,而鼓聲的節奏也會幫助平衡協調,娛悅輕快的音樂讓我們的精神放鬆心情愉快,這樣在拍拍打打的鼓聲中,不知不覺也進入了第14年。

我是在成立打擊樂時就加入,打擊樂有木琴、馬林巴琴…等,因為這些樂器有音階的限制,病友要準確的打到位置,著實有難度,在臨危受命下我加入了樂團,當時我覺得好像要完成一件不可能的任務!
不過後來轉變為非洲鼓,就一個鼓面要拍打到它應該不會很難,可是實際上還是不簡單,因為在鼓面上要靠拍打不同的位置而發出不同的音域,而拍打的手法也會影響音色,再加上節奏的變化…等都會增加困難度。我們有先天的限制,無法打出澎湃律動的鼓聲,老師就運用一些小樂器來滋潤曲子,比如鳥笛、雨聲棒、高低音小鑼、拍板、響板、雪鈴、音管鐘、嘎嘎器……每一種小樂器都會讓曲子增色,很難說最喜歡哪個了。

鼓聲節奏是最接近人體本能的,如心跳、脈搏會跟著鼓的節奏而高低起伏,以前沒有接觸到鼓類,對鼓是非常陌生的,因為加入了非洲鼓團,讓我打開了視野,認識到鼓類家族非常繁多,而單純的鼓聲節奏也可表達不同的心境,實不可小看!

開始的前幾年,老師都自編合適的曲目讓我們練習,都只有鼓及小樂器,因為這樣我們比較可以控制速度,這兩年開始以大家熟悉的曲子,老師再編鼓的節奏讓我們配合,在我們有足夠的信心下,很快的就學會一首首新的曲子。

在學習打鼓的過程中,新手是難免會有手忙腳亂的挫折感,但團員們都很堅持,他們能夠勇敢的面對自己的困難,努力的克服身體的限制,彼此還能以自身的體驗互相鼓勵,很是難得。我有幸能夠加入這團體,能夠和大家一起學習,除了打鼓之外,也學習了勇敢樂觀的精神,希望大家抱著這精神持續的往前進。
  
   
鄭明美

MMC當初加入非洲鼓團時,是陪伴家人一起參與的,一路走來也忘記到底待了幾年,從當初純粹的作陪到現在成為主力之一,早已經把同團成員當作家人一般看待。覺得「秋水長天」這首歌最能代表自己,除了非洲鼓以外最喜歡的樂器是果殼鈴,它是由幾個果殼所組成的樂器,聲音很特別又原始,很喜歡這種簡單的音樂。
 
 
   
蔡淑美

淑美記得自己入團時間很久了,大約有5-6年的時間,加入時完全是被一首歌曲給"騙"進來,但是自己是很開心被"騙"的,因為收獲了一個大家族,團員相處就像家人一樣友愛,可以代表自己的一首歌是「腳踏車」,給自己及其他人的鼓勵的話是『努力加油!』。
 
 
   
陳琇玲

2008年入團的琇玲姐,在知道這團體後雖然自己很害怕音樂,但還是勉強自己加入樂團參與復健活動,現在則是很慶幸當初有加入這個團體,覺得加入樂團最大的收就是認識了很多好朋友,可以無拘無束的表達自己,因為大家都講的很慢(笑),讓琇玲姐選一首可以代表自己的歌曲,她選了「偶然」,給大家的一句話是:「來參加吧!不只是手部復健,也可嘴巴復健(聊天)喔」。
 
 
   
陳玉玲

玉玲姐與琇玲姐是同時期加入非洲鼓團,在剛發病時就聽說過協會的鼓團,並且也覺得加入鼓團應該會對自己的心情有所幫助,非洲鼓算是她第一次接觸的樂器,覺得最大的收獲是交到特別的好朋友,也認識很多無私奉獻的朋友,並且認為透過打鼓也可以減輕自己的壓力,可算是一舉數得。給自己及他人鼓勵的話是:「多想我有什麼,少想失去什麼。」
 
 
   
郭文秀

文秀姐是在團長桂惠姐的介紹下加入非洲鼓團練,入團至今約2年半左右,加入時也是因為本身喜歡樂器的緣故,除了非洲鼓以外最喜歡的小樂器是沙鈴,覺得參加樂團最大的收獲是心裡有踏實感,每天生活的有目標!給自己和病友的鼓勵是「加油,加油吧!」
 
 
   
紀文進

紀文進是資深的非洲鼓團團員,入團有10多年,當初加入鼓團時是相當激動與興奮的,因為覺得可以增加手部復健以外,又可以透過音樂交流的機會,增加與病友互動的頻率,故長期參與每週的非洲鼓團練,所有的曲目文進大哥都很喜歡,也認真的和老師學習。文進大哥給大家的一句話:「每一位病友給自己及團體一個增加練習的機會吧!快加入行列吧!」
 
   
蔡麗美

2017年1月1日才加入非洲鼓團,算是本團新進成員,由於加入小腦萎縮症病友協會的緣故,進而認識非洲鼓樂團,當初也是基於好奇的心態加入,目前沒有特別喜歡的小樂器,覺得「獅子王」這首曲子最可以代表她,給自己及其他人的一句鼓勵的話是「要有信心!」